大学附属医院

MORE

专科医院

MORE

医疗机构

MORE

美容专科医院

MORE
首页 > 赴日医疗 > 日本与美国,哪个对癌症治疗更胜一筹?

日本与美国,哪个对癌症治疗更胜一筹?

 

       根据日本国立癌研中心、美国癌症协会、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日本癌症5年和10年总生存率均居世界第一。2017年2月16日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发布了最新的癌症统计数据,数据显示日本的癌症生存率,无论是癌症5年总生存率(69.4%)还是10年总生存率(58.5%)均居全世界第一。

一、日本所有癌症部位各临床分期对应5年相对总生存率为69.4%(2006-2008年诊断出来的患者)

A.5年生存率高于90%的癌症为:前列腺癌100%,乳腺癌93.6%,甲状腺癌92.8%

B.5年生存率在70%至90%的癌症为:子宫体癌86.4%,喉癌78.7%,直肠癌77.2%,结肠癌75.7%,结直肠癌合计76.3%,膀胱癌76.0%,子宫颈癌74.6%,胃癌74.5%,肾癌72.5%

C.5年生存率在50%至70%的癌症为:卵巢癌61.1%,肺腺癌55.5%

D.5年生存率在30%至50%的癌症为:肺鳞癌38.4%,肺癌合计44.7%,食管癌43.4%,肝癌36.2%

E.5年生存率低于30%的癌症为:胆囊胆管癌28.3%,小细胞肺癌19.7%,胰腺癌9.2%

 

二、日本所有癌症部位各临床分期10年相对总生存率为58.5%(2000-2003年诊断出来的患者)

A.10年生存率高于90%的癌症为:前列腺癌94.5%

B.10年生存率在70%至90%的癌症为:甲状腺癌89.3%,子宫体癌81.9%,乳腺癌81.7%,子宫颈癌71.4%,膀胱癌71.2%,结肠癌70.6%

C.10年生存率在50%至70%的癌症为:结直肠癌合计69.2%,喉癌67.7%,胃癌67.3%,直肠癌67.3%,肾癌66.0%

D.10年生存率在30%至50%的癌症为:卵巢癌45.7%,肺癌32.6%

E.10年生存率低于30%的癌症为:食管癌29.4%,胆囊胆管癌17.3%,肝癌16.4%,胰腺癌5.1%

 

三、为什么说日本癌症患者5年生存率居全世界第一?

       首先看看日本和美国癌症各部位5年生存率如下对比。其中日本为2006-2008年诊断出来的患者,美国为2006-2012年诊断出来的患者。因为癌症治疗技术一直在提升,美国的数据在先天上比日本占了优势,因为更多在2008年之后的美国癌患者接受了比2008年之前更为先进的治疗。

       日本除肾癌、膀胱癌、甲状腺癌3种类型的癌症5年生存率略低于美国的5年生存率外,其它癌症5年生存率均高于美国。

日本癌症5年总生存率为69.4%,美国这次未公布5年总生存率,公布的历史上最高5年总生存率数据为2016年公布的2005-2011年间诊断出来的患者5年总生存率69%。但是2017年并未公布癌症患者的5年总生存率,只公布了各癌症类型对应的5年生存率,这一举动耐人寻味。

       让我们再进行日本美国癌症生存数据头对头对比,以肺癌为例,对比早、中、晚期肺癌患者的5年生存率。

       同样,其中日本为2006-2008年诊断出来的肺癌患者,美国为2006-2012年诊断出来的肺癌患者。因为癌症治疗一直在提升,美国的数据来讲在先天上比日本占了优势,因为更多在2008年之后的美国患者接受了比2008年之前更为先进的治疗。

肺癌5年生存率,日本(44.7%)远远高于美国(18%)。

      日本中期和晚期肺癌患者5年生存率略高于美国,但是日本肺癌早期患者的5年生存率(83.8%)远远高于美国肺癌早期患者的5年生存率(55%)。

       整体上来讲,日本早期患者比美国多,其原因是筛查做的更好。但是无论是肺癌整体还是肺癌早期、中期、晚期,日本肺癌5年生存率均高于美国。

 

       日本能取得这么高的癌症患者5年总生存率和10年总生存率,是日本政府资金投入的结果。日本全民医疗保险制度、日本医生高薪水、上个世纪强制建立起来的转诊制度、早期癌症筛查和教育、以及日本的国民性等都有很大的关系。

1、日本总的卫生费用支出占GDP的百分比相对合理:以2014年为例:中国占GDP的5.6%,美国占GDP的17.1%,日本占GDP的10.2%。日本接近中国的两倍,投入比较合理。

2、日本的全民医疗保险体系保证了日本10%左右GDP的投入获得很好的医疗效率和结果:日本政府在1957年整合了包括二战期间战时保障机制、战后农民健康保险等多项已有的医疗保障制度,建立了强制全部国民加入的“国民健康保险”。日本只要是纳入国民医疗保险的医疗项目,政府支付70%左右的费用,个人需要支付30%左右。这种政府支出70%左右医疗费用的绑定形式,要求日本政府必须以更加长远的投资回报目光和更加全局的观念来投入和管理日本的医疗设施和体制。例如日本是全世界唯一政府花重金投入多家重离子放疗中心的国家,因为他们相信从长远来看重离子对癌症的治疗整体上是省钱的。同样日本政府禁止在日本开设盈利性的私立医院。日本80%的诊所和医院都是私立的,但是都是非营利性的私立医院,因此日本各项诊疗的费用也都比较低,有些甚至低于在中国的诊疗费用:例如日本接受一次PETCT大约在RMB 3000-5000左右,接受一疗程质子重离子治疗在RMB20万-30万左右。

3、日本医生的精英制教育、较高的阳光收入、加上一直在案的介绍信,日本诊疗的规范化程度非常高。在日本医生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都比较高,医生收入丰厚,这使得优秀的学生愿意投身医疗行业并能得到很好的培训。20世纪70年代日本实施医药分业,提高医生处方报酬。1974年2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将医生开具处方的报酬提高了67%。同年10月再次修改法规,在2月修改的基础上,将处方费提升4倍。再加上日本的转诊介绍信是一直记录在案的,医生不大会因为利益驱动关系介绍转诊患者去接受不正规的治疗。

4、日本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实施强制转诊制度,1994年修改《医疗法》,规定原则上如果患者没有诊所医生出具的介绍信直接到大型医院就诊,就要缴纳一定的费用,甚至被院方拒绝。这项制度推出后,彻底改变了大医院人满为患的现象。

日本自由执业的医生很多,家门口就能找到好医生,这使得分级诊疗得以完美实施。日本医院的医生可分为“常勤”与“非常勤”(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自由执业医生)。而“非常勤”的医生占多数,他们在多种级别的医疗机构坐诊,提高了优质医疗资源的流动率与均衡性。日本的老百姓在家门口的小诊所都能找到很好的医生,所以小病在家门口即可解决,解决不了的,由主治大夫推荐上转,他们也更为放心。并且集团里的各家医院所有的医疗技术与医疗信息都是共享的,这也保证了患者在集团里的任何一家医院的无障碍高效流转。

     日本医疗服务整体体系运营效率非常高。在日本医院,除了急重症突发病,其他的病人看病都需要提前预约,感冒发烧等小病,是不能直接去大医院的,要先到基层的医疗诊所,对于确实需要上转的病人,主管大夫会联系上一级的医院,帮忙转到相关的大医院。可以说,没有医生的“介绍信”,病人到大医院看病或另交费用或被拒收。日本医院病床使用率非常高,均保持在80%以上,由于快速准确的床位周转率,在日本的一些大型综合医院,病床位并不多。在日本医生看来,一家实力较强的大型医院,床位数超过500张他们都已经很吃惊,觉得不可思议。在中国一个三甲医院的床位都要上千张。

5、日本非常重视早期癌症筛查以及对患者的宣教工作,日本政府每年都会发放免费癌症筛查体检券。与此同时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医院也都非常重视癌症检查的宣传工作,会定期在市民中心发放科普讲座的信息,还经常搞医院开放日,以消除普通民众对医疗的神秘感。政府的癌症科普网站也做的非常好,有各种各样电子版本资料可供民众学习。日本医生在和患者沟通时,经常使用画图、模型等方式让患者更加了解自己的病情。总之,日本高效、低成本的医疗体系是多个因素促成的结果。

6、癌症患者就医时如何理性看待各种癌症相关统计数据?

癌症的总生存率的数据以及不同癌种的生存率可以作为参考,但是到个体情况还是要综合考虑具体癌症类型、分期、治疗方向、费用、对主治医生的认可和信任程度等等。